笔趣阁 > 赵公子 > 第二百三十章 秦人不可辱

第二百三十章 秦人不可辱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秦王话音落下,众人视线当即全都聚集在了吕不韦身上。

    吕不韦对着秦王微微施礼,继而说道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若采纳蒙恬之策,提前派人向函谷关求援,令樊於期分兵驻守沿途各座城池,函谷关士卒军心必不会乱。”

    “然此时赵军已然逼近咸阳,此时向函谷关求援,必然会引起士卒惶恐,继而军心大乱,给联军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吕不韦停顿了一会儿,先是环顾朝堂内百官,继而拔高音量喝道“函谷关汇聚之秦军,几乎已经是国内全部精壮。”

    “若败,秦国必然元气大伤,再难有雄起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与之相反,咸阳虽为国都,终究只是一座城池,只要大王尚在,纵咸阳被赵军攻克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吕不韦的话,宛若平地起惊雷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,向来与樊於期等人有间隙的吕不韦,非但没有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,反而拿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势,准备与赵军周旋到底。

    秦王闻言,略显稚嫩的脸上当即露出欣慰之色。

    “相国虽与朝中公卿有权力争斗,终究还是将秦国大义放在首位,孤心甚慰!”

    念及于此,秦王政当即起身朗声道“相国所言是极,相比起函谷关防线数十万秦军,咸阳又算得了什么!”

    “传寡人诏令派人前往函谷关安抚军心,另征调附近各县男子奔赴咸阳,不更及以上爵位者,亦要服从调令!”

    按照秦律,爵位达到不更就能免除兵役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兵役是指充更卒,也就是那种轮流服兵役的士卒,如果遇到战争或者紧急情况,也需要服从官府征辟。

    事实上,爵位达到不更者家中都有私奴,有时候这些私奴也能代替主人上战场。

    故此,达到不更爵位者,在官府没有严格强制征辟以前,不少人都留在了家中,因为这些都是有功之人,若非迫不得已,秦国官府亦不会逼迫太甚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,秦举国皆战,所谓的兵役豁免权也就无从谈之。

    泾阳,位于弋阳西北百余里,坐落于泾水北岸,乃咸阳北部门户。

    早在赵军尚未兵临弋阳以前,已经有三千秦军驻守在泾阳,防备赵军从此地渡河。

    泾阳,大邑也,人口过万。

    哪怕县中精壮大多都已经奔赴前线,这里仍旧有八千余人,其中囊括了老人、小孩、妇女以及伤残退伍士卒。

    相比起商鞅变法以前,秦国伤残退伍有功士卒生活滋润了许多,虽然不少人都断胳膊瘸腿,他们却也至少不再为生计发愁。

    泾阳东郊,这里乃是一名伤残的中大夫封地。

    这里的中大夫,并非传统意义的大夫。

    自周以来,国君之下有卿、大夫、士三等,各等又分上、中、下三级。

    这里的中大夫,却是秦功授爵的第五级,官大夫为第六级,公大夫为第七级,五大夫为第九级。

    中大夫虽不能养士,在秦国却也颇有社会地位,家宅、田地、仆人样样不缺,若此人身体健全,还能在谋得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此人曾经在战场上受伤颇重,不仅瘸了一条腿,还瞎了一只眼,如今只能当个富家翁。

    “弘大夫,赵贼犯我咸阳,大王下诏征兵,某准备带着家中奴隶赴战!”

    “此番前来,乃是为了向弘大夫告别,若某战死沙场,还望弘大夫能够顾念往日情分,对于某之家小照顾一番!”

    作为中大夫弘基老部下的丑乐,如今也成了不更,家中有宅、有田、有婆娘、有孩子、亦有奴隶。

    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,丑乐也想要享受后半生,不愿平白在战场上丢了性命,这才没有奔赴前线,反而让奴隶替代自己,并且捐献了些许钱粮。

    丑乐本以为,以秦国之强,所谓的联军只是土崩瓦狗罢了,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前线秦军与联军僵持处于劣势不说,就连秦国都城咸阳都受到了赵国士卒的威胁,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能够以战功获得不更爵位,丑乐的凶悍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面对弋阳县令的征召,丑乐只是略作犹豫,就选择入伍与赵军作战。

    这固然与丑乐逃避不了兵役有关系,却也并非仅仅如此。

    丑乐虽然想要安享晚年,却也知道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,哪怕这个时代并没有这个词,道理却也共通。

    过惯了好日子,丑乐可不想自己在战场上拼了命所获得的一切,最终被赵人摧毁殆尽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弘基这位伤残的中大夫,却能够豁免兵役。

    这并非因为对方爵位高的缘故,乃是因为弘基身体伤残,并不适合上战场,再加上其以前屡立战功,这才得以免除兵役。

    哪怕在如此紧要关头,官府也不会强行征召弘基这等人上战场。

    “赵人打到咸阳附近了吗?”

    弘基喃喃自语,继而冷笑道“昔年吾随武安君大破赵人于长平,斩首五级,当年未曾灭了赵国,没想到他们居然敢犯我咸阳,”

    “吾虽瘸腿瞎眼,亦能披甲执锐再战赵人,此番汝无需托孤于我,某随汝同赴战场,杀敌浴血!”

    弘基那本来由于瘸腿略显倾斜的身体,此时也变得笔直。

    丑乐却是急忙劝道“弘大夫为了秦国立下赫赫战功,甚至导致身体伤残,已经没有必要再服兵役,何不留在家中等待战争结束!”

    弘基闻言大怒,喝道“某为什长之时,汝不过一介新卒,如今见吾瘸腿瞎眼,就以为某不能再战耶!”

    丑乐惶恐,连道不敢。

    “如今赵人兵临咸阳,有当年长平之仇,赵人早就与我秦人结下深仇大恨,若不杀尽这支赵军,莫说咸阳可能会陷入危机,你我家眷都将有危险!”

    “阿福,拿我甲胄、武器,某将领王命而赴战,让赵人知晓我秦人不可辱!”

    丑乐闻言,感觉心中热血上涌,拔剑在手厉声喝道“秦人不可辱,某愿遂老什长共赴战,不破赵贼,誓不休战!”

    相同的事情,在关中各个地方上演。

    能够受封于关中之人,无论官爵高低,都乃实实在在的老秦人,战斗经验都无比丰富。

    哪怕其中有些人残了,有些人老了。

    然而当他们为了秦国、为了家园再次拔剑而战之时,没有人能够忽视这些曾经的虎狼之师,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