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赵公子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谥号

第一百七十七章 谥号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申岐之地,都邑中阳,平岐君府。

    “君上,邯郸急报!”

    正在读书的赵嘉,看着边城突兀闯了进来,不由心中微惊。

    他知道边城性格比较淡然,若非发生了天大事情,绝对不会如此仓惶。

    “边城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边城说道“根据探子回报,大王昏厥苏醒以后,令上将军统帅五万兵马伐魏,欲取繁阳!”

    “上将军出征魏国不到一月,大王就已经驾崩!”

    赵嘉闻言,脸上露出惆怅之色,轻声呢喃着“终究还是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赵嘉反应之平静,有些出乎了边城所料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早在赵王晕厥苏醒以后,让廉颇统兵五万攻打魏国繁阳之时,赵嘉就已经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他隐约记得,历史上正是廉颇攻打繁阳之际,赵王驾崩。

    赵嘉只是没有想到,赵王居然这么快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“汝先退下吧!”

    赵嘉摆了摆手,示意边城退下,而后一个人坐在屋内,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他虽早就预料过,赵王会去世。

    可真正得知这个消息以后,心中还是五味杂陈,对于未来也感到了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赵王在世的时候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赵国始终稳如泰山。

    哪怕赵嘉割据申岐之地,也能得到赵王的体谅,只因赵王更识大体,知大势。

    现如今,赵王骤然去世。

    赵偃继位已成事实,哪怕赵迁已经不在了,赵嘉仍旧有些担心,赵偃容不下自己。

    真要到了那个时候,赵嘉又当如何行事?

    束手待毙,眼睁睁看着赵偃带着正在中兴的赵国,从此开始走向下坡路,赵嘉做不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,赵嘉如今不仅仅代表自己的利益,身后还有整个申岐之地的利益团体。

    赵嘉若是倒台,纵然赵偃碍于父子情分,不会真要了其性命,那些跟随赵嘉的属下,许多却都会遭受牵连。

    假如不束手待毙,起兵反叛的话,赵嘉不仅会名声扫地,还会让赵国发生内乱,给予敌国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无论发生了哪种情况,都并非赵嘉愿意看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此前,赵嘉还有些幻想,那就是凭借自己的赫赫战功,赵王去世的时候,会不会隔代传位给自己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赵嘉想多了。

    从赵王病危,到派遣廉颇伐魏,再到从未遣使召自己回邯郸,赵嘉就已经知道了赵王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如今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思量许久,赵嘉终究还是深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有些许幻想,希望赵偃能够容得下自己,让自己继续割据申岐之地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赵国不仅不会内乱,自己也能竭尽全力为赵国抵御秦国。

    他现在却是有些发愁,假如赵偃下诏令自己回去为赵王守孝,又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回去的话,就会变成笼中之鸟。

    赵偃也有很大可能,趁着这个机会软禁自己,继而夺回申岐之地。

    若不回去,作为长孙却不回去为逝世的祖父守孝,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赵嘉如今所仰仗者,首先乃是名声,其次才是申岐之地。

    如果名声毁了,纵然能够继续割据申岐之地,亦会失去人心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君上,李斯先生求见!”

    就在赵嘉坐立不安的时候,却是听到了边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邯郸,王宫大殿。

    赵偃坐在王位上,看着整整齐齐立于下面的满朝公卿,在欣喜之余,也感到了深深的疲惫。

    赵丹驾崩,赵偃本以为自己登上王位以后,就能执掌天下,成为最惬意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赵偃尚且没有享受到权利带来的好处,就被各种杂乱的事情,弄得有些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先王驾崩,王陵没有建好、谥号没有定下来以前,尚且不能下葬。

    如今天气并不算冷,尸体若不进行特殊处理,很快就会发臭,这些事情虽有专人操持,赵偃也要记挂在心上。

    否则王宫内真要传出尸臭味,他这位太子亦会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不错,赵偃现在哪怕已经执掌了朝政,却仍旧乃是太子,而非赵王。

    赵偃为赵丹下葬以后,至少要守孝到明年,才能真正继承王位。

    王陵,赵偃到不担心。

    基本每位赵王继位的时候,就开始为自己建造陵墓,赵丹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如今最麻烦的事情,却是要给先王定谥号。

    对于历代国君而言,谥号都是无比重要的事情,有时候一两个字的谥号,基本也就相当于,给对应君主的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若在君王将死之时,给其定下不好谥号,该君王甚至可能会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就比如楚太子弑父,谥父为灵。

    岂料其父尚未瞑目,虽然不能开口说话,却急巴巴地睁着眼睛似有所语,太子即改谥为成,楚成王这才瞑目。

    不勤成名曰灵;死而志成曰灵;死见神能曰灵;乱而不损曰灵;好祭鬼神曰灵;极知鬼神曰灵;不遵上命曰灵;德之精明曰灵。

    灵这个谥号乃平谥,虽不算下谥,却也并非什么好的谥号。

    拥有此等谥号者,要么是平庸君王,要么是亡国君主,包含了后人对君主的批评与同情。

    历史上赵偃谥号‘悼襄’,‘悼’乃平谥,‘襄’乃上谥,这个谥号有些许美化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子赵迁谥号‘幽缪’,‘幽’乃平谥(中等偏下,有怜悯的意思),‘缪’乃下谥,有昏聩、荒谬的意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由于恶谥是对死者的批评,这在古代是比较反感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北宋做出规定不立恶谥,只作美谥、平谥。

    赵王丹去世的那刻起,其谥号已经被提上议程,奈何谥号为一国大事,几乎能够对赵王丹此生功过进行盖棺定论。

    满朝公卿以及国内名士,都被邀请到朝堂之内,商议赵王丹的谥号。

    对于赵王,褒者大有人在,却也不乏贬者。

    由于赵嘉的到来,没有让蒙骜攻下赵国太原郡的三十余城,赵国虽有长平之败,赵丹在位之时却也算得上是战功赫赫,令各国不敢小觑赵国。

    故此,不少人建议给予赵王丹上谥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无论赵王丹立下了何等赫赫战功,终究要为长平之战的失败负责。

    长平之战,几乎改变了整个赵国命运,是所有赵人心中之疼。

    那场失败,也让不少学士认为,应该给赵王丹平谥。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言,争吵不休,就连赵偃也很难插上话,这才被弄得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谥号不能定下,赵王丹就不能下葬,赵偃也不能真正开始理政,这才心中烦躁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还在争吵,赵偃想起了自己父亲临死之前,还在为了自己能够顺利继位而铺路,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他猛然起身,喝道“先王在世之时,虽有长平之败,然赵国力不及秦国,纵有此败亦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先王在世大破燕国、扫灭匈奴、更是屡御秦国,战功赫赫。”

    “先王谥号定为上谥,再敢言中谥者斩!”

    正在争论的众人,骤然看到赵偃发如此大脾气,顿时噤若寒蝉,那些想要为赵王丹立下谥之人,哪怕心中不愿,却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赵偃的极力要求下,赵王丹谥号‘孝成’,史称赵孝成王。

    上谥者,排名靠前者为神、圣、贤、文、武、成。

    前三者配用者极少。

    能够除此之外,‘文’多用于和平朝代使国家富强的明君;武多用于开国君主,或者是那些在位期间,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的君主。

    至于‘成’,已经算是上谥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成安民立政曰成;刑民克服曰成;佐相克终曰成;制义克服曰成;礼乐明具曰成;持盈守满曰成;遂物之美曰成;通达强立曰成;经德秉德曰成;民和神福曰成;道兼圣智曰成;夙夜警戒曰成;曲直赴礼曰成;仁化纯被曰成;不忘久要曰成;德备礼乐曰成;德见于行曰成;久道化隆曰成;内德纯备曰成;坤宁化洽曰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‘孝’虽略显中庸,更多却形容君王品德,却亦为上谥。

    赵孝成王这个谥号的确定,也就表明从今往后,史书上对于赵王丹正面的肯定。

    谥号定下来以后,紧接着就是昭告天下,而后为赵王丹下葬。

    “传令公子嘉,令其返回邯郸,替先王守孝!”

    就在满朝文武张罗着给赵王丹下葬之时,太子偃忽然下达的诏书,却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   。